叙事经济学 | BetterRead

摘要: 经济学家终于承认,人是故事的俘虏。

10-31 02:52 首页 BetterRead


文 | 王烁

 

多年前的某个冬日,在华盛顿著名的两大陆餐厅,芝加哥大学教授亚瑟·拉弗与时任福特总统办公厅主任拉姆斯菲尔德和其副手切尼晚饭。拉姆斯菲尔德和切尼多年后会再度出现在接近政坛最顶层的位置,出任小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和副总统。这时他们还比较年轻,已据要津。拉弗跟切尼是耶鲁同学。酒酣之际,拉弗给两位政治作手上起了经济学基本课。

 

他顺手拿过餐巾,画了条曲线,于是将下面这张餐巾送入史册。


(向左偏转90度看曲线)


横轴是税率,纵轴是税收额。从这条曲线看,在任何一个税收额上,都对应着两个税率,一个高,一个低。其实很好理解,假设税率是零,那么税收总额也是零;假设税率是100%,不管你挣多少全部拿走,那税收总额也会是零。同理类推。

 

曲线的政策含义是什么呢?

 

给定政府的目标是征到特定的税收额,那么增税(率)不如减税(率):征到的税收额一样,但减税显然优于增税,增加社会工作与创造的动力,藏利于民,等等等等。减税创造税基,就是这么简单。

 

只有一个问题,故事的主角拉弗说,记不得有这回事。

 

餐巾纸上的拉弗曲线,这个故事在4年后由华尔街日报编辑万尼斯基报道出来。万尼斯基当时也在场,收起了这张餐巾。


拉弗并不完全信服。多年后回忆,他说,餐巾是布做的,我妈从小教育我,不要损毁好东西。言下之意,自己干不出在餐巾上画图这样的事情。

 

这个故事的真假已经无人在意。因为拉弗曲线及其逻辑成为后来里根政府所谓供给学派经济学的基础,并催生发端于美国、席卷欧美影、响力波及全世界的小政府潮流:减税,解除管制,成为那个时代的总体解决方案。这些可都是真的。

 

拉弗自己也写了一篇长文:拉弗曲线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啊,故事这么好,何不将错就错?

 

“人们都是故事的俘虏,”讲到这里,耶鲁经济学教授、诺奖得主罗伯特·希勒评道。

 

希勒将于2017年初在美国经济学会上作主席发言,此前在耶鲁经济系试讲,题目是叙事经济学(Narrative Economics)。

 

叙事有什么特点?

 

希勒说:

 

第一,它容易理解,可以口口相传--口号的力量是无穷,因为人的注意力容量就这点大;

 

第二,它直接或间接与利益相关----可以嘴上不说,但是心领神会。

 

第三,它完整不完整不重要,是故事还是笑话也不重要,但人们愿意在谈话中提起它,因为它能激发情感、行动、关切、好奇----谈资有多重要呢?有人说语言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实在太想讲八卦了。

 

第四,它传播起来像流行病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众人皆知的常识。

 

第五,它往往区分“我们”与“他们”,多少有点阴谋味道,常常涉及道德判断----你是什么人?

 

第六,它常常涉及身份认同----我是什么人?

 

会讲故事有多重要呢?餐巾上的拉弗曲线影响了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经济政策,但这不算什么。在希勒看来,美国总统川普才是真正的讲故事大师:

 

“我特地上了他的竞选网站看,别的我不懂,经济政策部分,就是个主要靠阴谋论互相钩连起来的叙事网络。”

 

如果天时地利人和俱备,故事说着说着,川普就成了美国总统。

 

如果故事说得不好呢?那就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和经济萧条。

 

希勒认为,如果悲观叙事流行,降低了每个人的消费意愿,全球萧条往往随之而来。他重构了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逻辑链。股市崩盘,经济学家们恐慌,他们的悲观预测使消费者对未来感到担忧,但这只是其一。神父们在教堂里警告投机的恶果。人们穿着变得简朴。雪球渐渐从股市滚向经济。

 

讲到这里你可能已经意识到了,分析叙事有个问题,分析它本身就是编故事,随意性很强,为什么是这些故事被置入分析框架而不是其他?

 

希勒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说,我们不知道哪些事件能使哪些故事产生病毒式传播,从而引发经济扰动,也不知道什么会在何时发生,但历史告诉我们,“人们的想象力能自发地将离散的事件组合成震动世界的故事”。

 

报告中,希勒援引了Baker-Bloom-Davis编制的政策不确定性指数。指数编制方法中,新闻媒体报道是首要的数据来源,也就是说,这个指数部分地度量叙事对政策的影响。我特地去官网看了一下,当下全球政策不确定性处于有指数以来的最高点。



其实,希勒的叙事经济学一点就透。


三个东西,一个是真实世界,一个是叙事逻辑,一个是人类行为。我们关心的是人类行为,直接影响人类行为的是叙事逻辑,而叙事逻辑与真实世界的关系是不确定的。许多时候两者一致,但不幸的却是两者不一致的时候真正重要,这种时候则是叙事逻辑胜出。如果你以为人类行为会按照真实世界行事,就等着被故事教育吧。

 

希勒用google旗下ngram工具搜索发现,所有社会学科都得面对叙事,其中历史学和人类学最为重视,而最不重视叙事的就是经济学/金融学,无他,经济学和金融学假设人们能穿透故事直达本质。

 

可惜,血肉之躯的真实决策不是这样的。


首页 - BetterRead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