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很短,一首歌便可以唱完...

摘要: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09-02 00:39 首页 公路61号


八月结束,如果没有更好的歌,那就听听这首歌——《九月》!(词:海子,曲:张慧生,改编/编曲/演唱:周云蓬,录音/制作:小河)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1  


九月是悲和愁的

它不会对你好一点


近几日,气温骤降,比起道“天凉好个秋”,可能又会有很多的人说:“九月,请对我好一点...”


不要对九月说你好,更不要妄图让它善待你,秋天不是一个会善待谁的季节,尤其是总被当成过度的九月,属于它的只有悲和愁。


听周云蓬唱《九月》,琴声呜咽,泪水全无,非常平静的绝望,却不知绝望源自何方。


如果你觉得是海子写得太悲怆,或者周云蓬唱的太苍凉,那不妨看看千百年来诗人们笔下的九月。


自从九月持斋戒,不醉重阳十五年。(白居易)

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白居易)

降虏意何如,穷荒九月初。三秋异乡节,一纸故人书。(白行简)

人远天涯碧云秋,雨荒篱下黄花瘦。愁又愁,楼上楼,九月九...(张可久)


“可怜、穷慌、愁”或许是因为重阳节,又或许是因为中秋节,这个月份总是不可理解的带着愁绪。


夏天在走向秋天的路上消失了,正好消失在九月。起风了,万物开始枯萎、凋零。


有些悲凉,但也正是季节的美好之处,每一季都会礼貌的让出自己的位置,没有谁会纠缠不休。




  2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九月是理想主义者的坟墓,秋风剥去这个世界装饰,让一切变得赤裸,让敏感的人心里滋生绝望。


写下《九月》的三年后,海子卧轨自杀,给这首诗谱曲的张慧生也用一根琴弦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和他们相比,周云蓬绝对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于生活,他看清一切,看透一切,也看开一切。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这是海子在另一首关于这个季节的诗里提到的,用来形容九月的状态,再好不过。



九月,毕业刚好两个月,理想主义和现实之间的摩擦和冲撞不断。阔别熟悉的朋友,扎进陌生的人群,开始适应工作,适应规则和制度。


咬牙坚持下来的每一天,都感觉是自我斗争的胜利,骗自己说这是成长,其实只不过是丧失罢了。在现实的挣扎中丧失爱情,丧失踌躇满志,甚至是一点点丧失自我。


该丧失都丧失了,该到来的还不知道在哪儿,这就是九月吧。还能做什么呢?里尔克说:“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小刘给我发微信:“我昨天梦见你回来了,你打扮好了出去,我追到问你去干嘛,你走了好远才回我,说你去看马赛克。妈哟,我就生气哭了,你看马赛克不带我。后来我又看见你从楼上往天上跳,我又哭了,你怎么没了...”


我是多么想念那些曾经一起同行的朋友,可除了想念,我不知道可以做点什么,给他们写一封长长的信吧,在九月即将来临的时候。


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知道可以在九月做些什么,那就像里尔克说的那样吧: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3  


生活是狗屎

快乐是狗屎上开花


老周说他最喜欢的月份是四月和九月。他出了一张专辑叫《四月旧州》,也为四月写了一首挽歌。


而九月,就像是获得了恩宠,为它写歌的除了老周,还有许巍、朴树、李志、卢庚戌等等等...


九月的城市太过阴郁,很让人难受。许巍说想在九月的下午,离开浮躁的城市,去海边看一看日落。


而此时的大理秋高气爽,一场雨后,周云蓬应该会和导盲犬熊熊一起出门。头顶的云四散开来,漫步在林荫小道上,听着虫鸟的哀鸣,悠闲且自在。


我挺敬佩老周的,他看不见,但却如此的热爱冒险,他明知生活的真相,却更加热爱生活。


他曾经说过:“像阿甘一样变成一個大傻子四处溜达多幸福,生活是狗屎,快乐是狗屎上开花。”


歌可以唱得悲凉,但生活最好还是开阔和明朗,学会狗屎上开花,才是人生的真谛。


九月不久,这样阴郁和哀怨的天气也不会太久。珍惜这段短暂的时间吧,炒个好菜,喝杯好酒,听点好歌,读本好诗,就这样静静地,等落叶纷飞...




关于《九月》:


一九八六年,海子写下《九月》。

一九八九年三月,他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张慧生喜欢读海子,他给《九月》谱了曲,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个狮子座流星雨的夜,他用一根琴弦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周云蓬改编了这首歌,他醇厚、苍凉的嗓音赋予了《九月》另一种强大的包容的力量,让它得以在世间传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后台回复“九月”

看张慧生唯一原唱版《九月》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公路61号历史文章!


首页 - 公路61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