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菌业与IT业,权力还是技术

摘要: 中国菌业所受到的权力干预——当然是指政府的qu

10-09 10:47 首页 不大不小菇

中国菌业所受到的权力干预——当然是指政府的权力干预,可能是农业领域里最多的,曾经政府对粮食和肉蛋价格的干预也很厉害,那主要是关于价格,相对来说比较少干预投入,但即使如此,实际上最终这些干预都不声不响的默认失败,之所以说默认,是因为虽然失败,但我们官方向来伟大光荣正确,是不肯承认的,不过干预还是越来越少了,所以这就算默认。


政府权力干预最成功的莫过于IT业,其实说干预成功不如说干预达到预期效果——控制了这个行业的大部分巨头,随着政府的指挥棒跳舞。


最近瘪三马和奶茶刘争相表态效忠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证据,还有另一个不知道向何处去的“乐视”,背后的故事说起来都是公章,所以大家知道,IT业在中国的竞争基本上就是政府授奖的结果。政府赶走谷歌,成就了百度,那就更加表现突出了。总之IT行业完全是按照政府的预期走的,所以今天我们可以查到每一个人说过什么,却查不到那些e-租宝们的钞票去向,我们可以拦截一切外面的信息,却拦不住伸向贫困学子口袋报名费的黑手。这就如同罚款时摄像头灵验,但查公权力问题摄像头都很老实的趴着,应该是一个道理。


政府对IT业为什么干预会成功?因为软件那玩意作为产品,毛病多也无所谓,只要能用也就够了,而且程序内容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标准,他说是啥就是啥。中国人欢呼我国的某些东西很厉害的时候,其实不知道最厉害的是他们很多危险也是来自于这些很厉害的东西,现在网络盗贼的猖狂,估计中国也是世界翘楚。IT业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竞争政府的欢心,而不是技术,用过国外同类软件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比如国外有拦截广告软件,中国这只有敏感词审查。360周鸿祎所作所为基本上算是IT业第一流氓,但不妨碍他在国内招摇过市。快播则直接关人了,虽然明着说是因为传播黄色内容,但国内看黄色网站根本不是问题,看海外中文网站才是问题。


但以生物为产品对象的农业很特别,这东西绝不会听话,它们就是我行我素。权力对农业生产的竞争效果影响有限,菌业表现更是突出,比如东北某蘑菇企业,号称我菇种的不是最好,但我赚钱最多,显然赚的不是技术钱。菌业现在很多人也以为能够拿到政府的钱就是成功,可是,政府能不能天天送钱给你?政府至今没有办法左右生物的生长,也没有办法如控制软件和网站那样控制人们对菌品的选择和消费,所以你进入菌业,是绝不能以政府有无补贴来决定的。在想象中,如果我拿到大笔补贴,然后最补贴亏完之前退出,那也是不错的,问题是退出的烂摊子不值钱。


阜平亏损的那些菌业企业到底谁买单,还是个未知数,正在进入菌业的企业应该知道,菌业绝不是IT业那样的可以被政府左右的行业。这是一个好进不好出的行业,你要是真的想干,最重要的不是依赖政府权力,而是依赖技术。


之所以农业的政府干预总是失败,就是因为农业的对象是遵循自然规律而非人为规则的,选择菌业里的所有失败案例,也无一不是用人为规则替代自然规律的恶果。


另一方面就是在有选择前提下的市场规则你根本也是无法左右的,菌品作为一种新型食物源,它也远远到不了粮食和肉蛋奶那样的地位,人们的选择余地很大,因此,在成本上失去优势而在质量上无法差异化都难以立足,比如炎帝的香菇。政府干预的失败却屡教不改,是因为这个政府有钱折腾,但如果你是个人投资者,那就必须牢记这两条,技术与市场,是任何东西都无法逾越的,至少,菌业里这个可以绝对化。


有个人网名叫“不死终会出头”,其实这是晕头,不死没出头的人多了去,出头是一种技术活,选择行业出头必须选对出头的套路,而菌业的出头秘密,还是技术。只要有足够的钱去亏损,不死是做得到的,但出头不行,出头必须依赖技术。而政府干预菌业,就是一条死胡同,是看起来阳光灿烂做起来荆棘遍地的不归路。


中国绝大部分的扶贫食用菌项目,正挤在这条路上,而且不断有人掉下悬崖。



首页 - 不大不小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