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丨23岁青年失联512天 手机最后定位指向天津静海

摘要: 失联前,李安曾发过一条状态:“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安静而孤独”。

09-01 15:53 首页 时间NEWS

李安失联前的通话地点显示为天津市静海地区,那儿有不少传销窝点,李万国怀疑,儿子被骗进了传销组织。李安已失联512天,李万国期待着每一个陌生人的来电,对他来说,多一个电话,就是多一份线索,多一份希望。

47岁的李万国已经近两年没有见到独子李安了。

2016年3月6日,儿子陪一位神秘“女朋友”到天津过生日,3月11日后彻底失联。

这位神秘“女朋友”没有人见过,李万国推测可能是在网上认识的,并且认识时间不长。在去到天津之后,李安变得有些反常,给他打电话都是挂断后再打回来。后来,李万国查到,李安失联前的通话地点在天津市静海地区,那儿有不少传销窝点,他怀疑,儿子被骗进了传销组织。

至今,23岁的李安已经失联512天,一点消息都没有。李万国“不敢多想”,他期待着每一个陌生人的来电,对他来说,多一个电话,就是多一份线索,多一份希望。       

李安本人照片  图/受访者

约好的电话没有打来

2016年3月1日,李安和表弟李春华一起踏上了从甘肃老家回北京的列车,春节结束,是时候开始工作了。

2015年2月,李春华介绍李安来自己工作的地方挣钱,兄弟俩奔波在北京城内,主要给别人安装网线,不过,他们住在大兴,13个人一间的大宿舍里,即使是六点半下班,到了住处也要八九点钟。

李安的收入并不高,2000多块钱。2016年春节,回家过年的李安给家里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六千多块钱。

高二,李安对学习失去了兴趣,不愿再上学,开始到广州、北京这些大城市里闯荡。其实从初三开始,李安就开始有些沉迷于上网、玩手机,从初一班里的第五名,一直下滑到李万国开始担心他考不上高中,不过好在,他还是考上了。

但高二下学期,李安觉得自己成绩不好、考不上大学,对学习丧失了兴趣,不愿再上学,那个时候的他对未来还没有明确的打算,只是想“出去赚点钱”。从李万国的角度来讲,他并不愿如此,他希望儿子能够继续上学,即使考不上大学,那读个高职也可以,他反复做李安的工作,但李安执意不上了,作为父亲,也没有办法。

到了北京之后,即便是赚钱不多,他也从未开口找家里要过钱。李安告诉父亲李万国,第一年是学徒工,挣得少,第二年可能会涨工资。如果手头宽裕了,他想攒两三个月的钱,考个驾照。

可从3月2日到北京,短短不到十天功夫,因为一个神秘“女朋友”的出现,李安的轨迹全乱了,直至3月11日,他的手机再也打不通了。

“听他舍友说,他5号晚上接到电话要去天津给女朋友过生日”,这个“女朋友”李安并没有跟父亲或者弟弟提过,弟弟认为二人认识没有多久,“如果时间久我一定知道”。毕竟,他和李安每天生活在一起、住在一个宿舍,兄弟之间会聊起自己的生活。

父亲猜这个“女朋友”是在网上认识的,据他了解,李安会在网上聊天、交朋友。2016年春节的时候,李万国已经知道儿子和原来的女朋友分手,他考虑到儿子已经不小了,想知道两个人有没有再联系,他曾经偷看过儿子的手机。

在那个时候,他没有看到任何李安有女朋友的迹象,李安也未曾提过,所以他推断,这个神秘“女朋友”认识没有多久,或许就只有几天的时间,很可能就是网上认识的,“他好像曾经在网上交过女朋友”。

李春华透露,3月5日,李安请假没有工作,他去北京西站接了这个神秘“女朋友”。但李春华并未与她碰面,5日晚上女生住在哪里,他也不清楚。

6日一早,李春华就看见李安动身离开,他问李安什么时候回来,李安说“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算”。

根据事后查询,李安购买了6日去天津的火车票。但在李万国看来,儿子前往天津没有长住的打算,“什么也没带,就带了个手机,充电器、充电宝都没带”,可这一去,李安却一直没有回来。

再回想当时的事情,李春华有些自责,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在7日晚上,李安在晚上九点左右,曾主动打电话给李春华,“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很快就回来,我让他发一个位置,但他没有发”。

在8日晚上九点半左右,李万国给离家多天的儿子打了电话,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打了两次,但儿子都没有接,反而挂断,这让李万国感到一丝异样。“他平常就是在上班,也会接”。

过了几分钟,李安给父亲回了电话,“我问他上班木有,他说上班,我说九点多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他就说知道了”,电话里,李安没有告诉父亲自己在天津,通话时间只有2分12秒,但这却成了李万国和儿子的最后一次通话。

李万国清晰的记得,儿子在打这个电话时,周围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像是在一起走路,从声音判断,李安应该走得很急。

至今,李万国的手机里还保留着2016年和儿子最后一次的通话 图/受访者

在3月8日或9日,李春华和李安进行了第二次通话,李安透露,想要和“女朋友”去上海玩几天,“我劝他不要去,他也答应不去了”。这通电话同样是在晚上九点钟,李安打过来的,在电话里,李春华没有听到什么异样,他推测应该是在房间里,很安静。

10日晚上十点至十一点期间,李安的前女友给他打通了电话,前女友想要拿走在李安家里的照片,李安说,明天一早给父亲打电话,告诉父亲照片具体在什么地方,让前女友去家里取。可11日,李安并未如约打来电话,给他拨打电话时,便是关机、无人接听。

李万国意识到,儿子可能出事儿了。

被神秘“女朋友”带入传销组织?

果然,从3月11日开始,李万国再也没能联系上儿子。

刘娅是李安的初中同学,曾经是同桌,互相有好感。在2015年年底,在北京读大学的刘娅还在准备期末考试,李安联系她,问她什么时候回家,让她快点回家过年一起玩。刘娅如约回了家,但李安并没有约她。

刘娅也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他们之间的联系就这样断了。过了一年,直到2017年春节前后,她连续三天梦见李安,还梦见他出了车祸,刘娅隐隐中有了不好的感觉。找不到李安,她只能多方打听,找到了李安父亲的电话,随后刘娅才知道,李安失联了。

“当时我就哭了,听到的时候很惊讶,想到过别人会失踪,没想到他会”。2015年的八九月份,他们还一直有联系,秋天的时候,李安还去学校找过她,俩人还在一起聊了聊过去的事情。

在刘娅看来,李安是一个很乖的男孩,很腼腆也很害羞。李万国也这样认为,在他看来,儿子“性格比较内向,胆小”,李安的话很少,和家人、朋友的话都不多,但是他很单纯,对人并不设防。所以,在第一时间,李万国便怀疑儿子被骗了,被传销骗走、控制了。

而骗他的人,指向那个神秘“女朋友”。

李万国透露,李安一直对交往过的女朋友非常好,特别照顾。如果是个男性朋友的话,他不可能说走就走。刘娅也认为这个“女朋友”大有问题。她甚至想过,这个来路不明的女朋友,是不是把李安色诱进传销组织。可事实是什么样子的,现在他们都不知道。

李安本人照片 图/受访者

从儿子失联之后,李万国就拼尽全力在找儿子。他了解到,李安最后的通话区域为天津市静海地区。对于听说过传销的人来讲,静海地区并不陌生,甚至由网友直言“中国传销看天津,天津传销看静海”。同样是在静海,今年的7月14日,山东一名大学生的遗体在水沟里被发现,他随身携带着传销笔记,警方分析他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李万国曾经到过静海,他在那至少呆了一周,但他并没有找到李安的任何消息,有人告诉过他,“最大的(传销)网点有四五个,小的更不用说”,并不好找。

李安是家里的独子,这在甘肃的农村并不常见,一般都是两三个孩子,李万国对儿子非常疼爱,在李安出门在外的时间里,每当他看到李安的朋友圈发布心情不好或者消极的状态时,李万国都会给他打来电话,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一直就担心他,觉得他太小了”。

就在李安刚离开家的时候,李万国也时常提醒,要提高警惕,防止被骗。但随着在外面锻炼一段时间后,李万国觉得儿子长大了不少,可以独当一面了,同时,由于李安在北京的工作,有时候需要在脚手架上完成,他更多的是告诉他要注意安全,就有点忽视提醒他不要被骗。

李安失联之后,李万国到过他的工地、见过他的舍友,每天探寻着他的消息,甚至李安的妈妈在北京打起了工,但一年的时间,他们没什么收获。

2016年底,李万国回家了,回到甘肃的老家等李安。李春华也把李安的行李从以前的宿舍收拾好打包带回家,并且,他也放弃了北京的工作,回到甘肃,李安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并不小。

失联512天,不敢多想

即使是回家,寻找李安,也从未放弃。

自从刘娅知道这件事儿之后,她就在想怎样才能找到人。她本想求助万能的朋友圈,但想想似乎效果不太好,“没有行动起来”。她看到《等着我》栏目组可以帮助寻人,她就去留下信息,以自己的名义寻找李安、以李万国的名字寻找李安、以李春华的名义寻找李安、以身边同学的名义寻找李安,可无论她怎么做,还是没有消息,没有回音。

她所能做的,也只有宽慰李万国了。

刘娅坦白讲,她曾经想过最坏的结局,她想过李安可能已经遇害了。“他爸跟我说的时候,我感觉遇害的可能性很大”。有他们共同的老朋友认为,“不用担心,他会回来的,可能只是心里有什么事儿,出去躲躲”。但在刘娅看来,这铁定不可能,她能肯定,李安一定是遇到事情了。

“不知道他还在不在”,她宁愿相信,李安进入了传销组织,她只是希望李安还活着。不过,如果进入传销组织的话,同样需要骗人、拉人、要钱,但他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个道理,李万国并不是不懂,只是他“不敢多想”。他一直期待着陌生人的来电,多一个电话,对他来说,就是多一分有线索的可能,多一点希望。

从李安失联之后,李万国和妻子的经济状况并不好,李万国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赚钱,他全部的精力都在找孩子上。妻子的身体情况也不乐观,“近几天,因为心情忧郁,还在看病”,李万国今年47岁,妻子45岁,他们有些折腾不动了,日子只能将就着过。

以往,李安会每隔几天给家里来一个电话,每隔十天给爷爷、奶奶打一个电话,他很懂事,也很顾家,就在2016年他从家里到北京的过程中,他就给家里来过多次电话,上火车的时候、快下火车的时候、下了火车坐地铁去大兴的时候,每一个节点,李万国都知道。但现在,家里已经太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

2017年春节,实在没法向老人再瞒李安的事情,李万国把儿子失联的情况告诉了李安的爷爷、奶奶,老人难过、不能接受。李万国并不愿谈及过多的情绪,只是一直在说,坚持,要坚持。

李安QQ空间截图

李安的手机停机了,但他的微信还在、QQ还在。每当想起李安,刘娅就给他发几条消息,没有被拉黑,但也没有人回复,“就是一直没有人用的状态”。

从2016年至今,她发了五次,在想他的日子。

“死了没”

“妈的,你是不是出事情了,还是谈了对象,忘了我”

“希望你好,你该回来了,等你回来”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不回来,让我一直牵挂”

失联至今,已经过去512天了,李安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在失联之前,李安曾在QQ空间发过一条个人状态:“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安静而孤独”。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北京时间 隋雯雯

北京时间原创,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有新闻线索,欢迎爆料。

邮箱:btimecf@btime.com



声明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在公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ID:btime007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查看更多深度报道

视频丨男子QQ群借贷被骗缅甸赌场 遭电击棒打 家人被索赎金

调查丨“报班狂妈”的教育经:一周18节课,花十几万就为不害怕

评论丨莫以黑市为借口催促“开放菲佣”

四川高校自筹资金打造3A级景区引争议 专家称纯经济化不可取


首页 - 时间NEWS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