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论半岛和平,畅谈能源外交 ——察哈尔和平对话2017成功召开

摘要: 8月18日,作为察哈尔学会年度重要活动,察哈尔和平对话2017于察哈尔学会总部——察哈尔牧场成功举办。

10-30 08:43 首页 察哈尔学会

欢迎点击“察哈尔学会”,关注并置顶。


8月18日,作为察哈尔学会年度重要活动,察哈尔和平对话2017于察哈尔学会总部——察哈尔牧场成功举办。本次对话是第一次在察哈尔牧场举办,议程主要包括“中美韩关系以及半岛和平”对话、“能源外交的机遇与挑战”对话以及察哈尔能源外交中心成立揭牌仪式。




推进和平进程,应从周边开始


对话伊始,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察哈尔学会主席韩方明致辞。韩方明主席强调,当前我国周边局势总体稳定,一方面能源外交正在稳步实施,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与国际产能合作,另一方面个别地区却出现紧张局势和“不稳定因素”,引发周边国家忧虑。在这样复杂的形势下,我们应当继续坚持“周边是首要,大国是关键,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周边外交的思路,创造更加有利的国际环境。



“我们坚信,朝核问题只能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加以解决,最终也一定能够得到解决。”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联部原副部长、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首席研究员于洪君在发表主旨演讲时如是说。于洪君从冷战历史格局出发,鞭辟入里地分析了半岛局势的复杂程度。对于半岛和平前景的展望,于洪君说,“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并开展东北亚安全对话,将是一个复杂和漫长的过程。需要各方表现出足够的战略、定力和智慧!”


局势紧张利益交织,半岛和平如何实现?


和平对话第一场的主题是“中美韩关系以及半岛和平”,由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高级研究员王冲主持。



“对于半岛问题,我们不能只看到现在,还要考虑未来。”全国政协常委、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察哈尔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贾庆国认为,六方会谈是是最终解决朝核问题的最好平台,但是在暂时无法重启六方会谈的情况下,进行其他渠道的沟通仍然是非常重要的。


“设立新的沟通渠道现在越来越提到日程上来了,一旦朝鲜半岛真的发生危机该怎么办?我觉得中美韩之间,包括俄罗斯和日本,需要建立一个沟通桥梁。”贾庆国提出,“如果朝鲜出现问题,内乱也好,美国预防性打击也好,它的核武器谁来控制,才不至于导致核扩散?危机状态下,朝鲜的秩序谁来维护?难民问题如何解决?对于这些问题,中美之间需要展开对话,中韩之间也需要对话。”


谈到民间智库外交时,贾庆国认为:“在半岛问题中,中韩关系实际上比半岛问题本身更加重要,民间智库在其中会发挥很大作用,此前察哈尔学会在促进中朝、中韩沟通交流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今后也应继续下去。”


“我们应当关注促进半岛和平的‘第三种力量’,促成小和平,推动大和平。”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刘成提出,朝鲜半岛局势实际上处于一种冲突三角,包括行为、矛盾状态以及不安全的假定。“我们不能只考虑到行为这一层面,而是三个方面同时着力,共同解决问题。”


谈到半岛问题的解决时,刘成指出,“自冷战结束以来,朝鲜半岛有关各国在许多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其中有两个例外,就是朝鲜和美国,他们也将是冲突解决的根本所在。”随着目前半岛局势愈发紧张,非官方民间智库的力量也更加凸显,“民间机构在缓和战争迫近的气氛方面将会发挥很大的作用,可以全方位地开展政府部门不能做,不便于做的事情,察哈尔学会在其中大有可为。”


对于“萨德”这一热点问题,两位学者均表示不能只关注问题的表面,即萨德导弹是否部署的问题,而是应该以超脱历史的视角和方式,关注更加实质的问题。朝鲜事实上不信任任何国家,只有自己拥有核武器才能安心,想让朝鲜弃核是不可能的,同样的,想让韩国撤出萨德也十分困难。贾庆国认为,应将重点放到缩小萨德对周边国家的威胁之上,比如适当缩小萨德的覆盖范围;而刘成认为,萨德问题背后实际上还隐藏着中美缺乏战略互信的问题。

 

一带一路持续发展,能源外交如何驱动?


和平对话第二场的主题是“能源外交的机遇与挑战”,由新浪国际著名记者文晶主持。



“能源是战略物资,几十年来多次发生的战争都具有能源背景。能源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头戏,我们国家最先走出去的就是能源企业。”国防大学特聘教授、前驻俄罗斯大使馆武官、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王海运少将提出,在能源外交中,中俄合作是尤其重要的。一方面随着近年来欧洲大力发展新能源,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导致俄罗斯出口减少;另一方面,中国是石油进口大国,但主要从中东海湾地区进口石油。这两者之间,一个需要市场,一个需要资源,可以是很好的伙伴。


“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后,能源外交就成为外交部研究的重要课题。良好的政治关系是能源合作的基础,良好的能源合作反过来又可以促进政治关系的发展。”前中东问题特使、中国驻沙特阿拉伯、埃及大使,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吴思科认为,中东地区的能源外交同样重要,有机遇也有挑战。以伊朗为例,伊朗是西亚地区重要的国家,伊斯兰革命以后,伊美关系恶化,伊朗受到西方国家制裁。在此期间,中国和伊朗在油气和基础设施方面已经有了比较好的基础,制裁解除之后,虽然受的束缚更少,但也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


谈到能源外交对于“一带一路”的作用时,两位专家分别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后,西亚、北非国家的反应非常积极且热情,因为它们从中看到了很好的合作机会。”吴思科表示,能源外交将作为“一带一路”合作的支撑,继而带动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投资,为地区发展注入新动力。


“一带一路”中的能源合作不应只包括油气开发,还应包括油气管道、电力输送、互联网甚至是加工业的合作。”王海运认为,“互利共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抓一把就走’的思维非常强烈,企业应该树立更加诚信的形象,考虑当地的需要,才能获得更广泛的民意支持,另一方面,我们应当脚踏实地,不要搞成形象工程,企业总是要盈利的。援助是援助,商业是商业,合作是合作,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能源外交中心成立,察哈尔前景更加广阔


能源与国家的整体运转息息相关,能源外交在中国的外交领域中也处于独特且重要的地位。因此,在察哈尔和平对话2017这个平台上,学会正式宣布成立察哈尔能源外交中心,由韩方明、吴思科、王海运共同为中心揭牌。



察哈尔能源外交中心是继“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成立之后,察哈尔学会倾力打造的又一研究机构,吴思科担任中心主任,王海运为首席顾问。中心旨在结合本国国情与国际形势,为国家推广、实行能源外交战略,服务国家利益等方面提供民间智力支持。


整场会议由察哈尔学会秘书长、中国驻法国斯特拉斯堡前总领事张国斌主持。



察哈尔和平对话作为察哈尔学会年度重要活动,已经走入第五个年头。作为一家非官方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察哈尔学会紧跟国际时事与热点问题,汇集民间智力,为政府及公众提供独特的建议和观点,为建立中国与世界之间的全新关系贡献自己的力量。


来源:新闻与公共事务部

前瞻性 

影响力 

合作共进

发出中国声音



首页 - 察哈尔学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