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九月会好吗?一定会的...

摘要: 我的九月有四种颜色,一个叫周云蓬,一个叫许巍,一个叫朴树,还有一个,叫李志。

09-02 00:39 首页 公路61号


在九月,就一定要听一首《九月》。


 1 


你像我见过的那个少年

背着青春走在九月的街头
一阵风吹乱了你的头发
突然天气变得如此哀怨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网易云评论上有人说:九月的第一天,我就做梦了。在梦里我迟到了,然后焦急的醒了,躺在床上。


忽然才意识到自己早就已经毕业了,学生时代结束了。明天就要离开家,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独自的生活了。


说不清楚的失落又落魄,以后的9月,对我来说,再也没有意义了。

 

听逼哥的歌,总能激发出隐藏在心底的那股蓄意爆发的情绪,没有矫揉造作,只有最简单明了的直戳人心。

 

李志身上的这份气质,是模仿不来的。



 2 


在这个九月的阴郁的下午

我想要离开这浮躁的城市

我决定去海边看一看落日

让秋日的海风使我清醒



九月对于许巍,究竟意味着什么?


1994年9月,许巍的“飞”乐队解散,他收拾起失落的心情,踏上了去往北京列车。


某个九月初秋日子里,许巍带着妻子去了江南,在江南的静谧中渐渐脱离了抑郁症的阴影。


从此九月便频繁地出现在许巍的歌中,而他自己却说:“这完全就是个巧合,只是恰恰有些难忘的事情发生在九月罢了”。


或许他只想在九月离开这浮躁的城市吧!




 3 


看这就是让我迷失的那座城市

舞步如梦恍惚

醉的人们呀举起杯笑着眼里都是泪

谁在晚餐后老去像迷雾里我的心



之前朴树在筹备新专辑的采访中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在九月写出来一首歌曲了”。


很难想象如果在九月他能再唱起这首老歌《九月》,会不会纳闷的说:这真的是我写的歌吗?我为什么会写这种歌曲?


“Can you help me,can you stop me,do you believe me. Can you feel me so far so near,so you lead me.”


或许,这就是他懵懂年少时候的真实感言吧,而现在的他大抵是早已忘了自己少年时心中的无助和孤独。



我的九月有四种颜色,一个叫周云蓬,一个叫许巍,一个叫朴树,还有一个,叫李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公路61号历史文章!


首页 - 公路61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