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打“虎”,精彩剧情脑洞大开,比小说更精彩!

摘要: 精彩看点

10-30 04:33 首页 决策杂志
↑↑↑ 点击上方“决策杂志”关注我们



本周,反腐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播出,一出“反腐大剧”火热上演。

 

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用醋浸泡手机,还经常到黄河边散步,还把名贵手表等不少物品砸碎扔进黄河。“五假副部”卢恩光,共有七名子女,而他只填报了两名。片中披露出的这些细节,极富戏剧性,即便作家虚构,可能也难以想出如此精彩的桥段。

 

而且,十八大以来,论打虎数,2017年仅用8个月就超过了2016年全年。


看点

1

转移藏匿赃款赃物百态


专题片中,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建一把所收的名表、金条放到几个茶叶罐里,然后在院里大树下面挖了一个坑,把它埋到坑里。后来,又把茶叶罐挖出来,转移到其他亲属那里,纪委人员起获的时候罐上的泥土还在。


这个桥段挺有意思。昔日收受的名表、金条,这时候反而成了累赘,不过徐建一仍然不舍得放弃。在很多案例中,贪官们在被查之前或被查之时,大多要对收受的财产下手,要么转移,要么丢弃,要么“退还”。


说起贪官藏钱,还有几个“脑洞大开”的案例。


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把钱经层层塑料纸包装后藏在树洞内、灰堆内、稻田里、屋顶的瓦下,有的甚至藏在粪坑里。


重庆原司法局长文强将2000万赃款码得整整齐齐,用油纸包得结结实实,藏入自家别墅的鱼塘下。


还有的是由于赃款众多,干脆弄套房子藏钱,就像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中的赵德汉一般。


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自2009年8月至2011年6月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马俊飞收受他人钱物共计超过1.3亿元,查获的现金包括人民币 0.88亿、美元419万、欧元30万、英镑2万、港币27万,黄金43.3公斤,几乎平均每两天就要受贿一次。他的赃款赃物主要存放在呼和哈特和北京两处房子里。


更多的是将钱款、财物转移到亲戚朋友家里,代为看管。


山西省晋城市煤炭煤层气工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赵晚畴,让自己的一个侄子和两个外甥帮忙异地存钱达9691万元,共计存了2427张存单,存单装了5大包。他还把3万克黄金(30公斤)、黄金摆件、150万欧元、50万美元、9万港币、两块欧米茄手表放在亲戚家的保险箱里。


看点

2

掩盖劣迹,找“培训老师”


说起掩盖问题,首先得提虞海燕。就在巡视回头看进驻甘肃的前一周,曾经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的明玉清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虞感到大事不妙。


忐忑之中,虞海燕决定做好能做的一切掩盖工作。他安排自己在各部门的亲信,想方设法打探巡视回头看动向,同时着手转移家中的贵重物品,联系和自己有利益往来的多名老板,商量对策,统一口径。


他还请了一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给他两口子做“培训老师”,学习如何应对调查,以对抗中纪委。结果呢,那人就是兰州公安局的退休干部,根本没在中纪委工作过。虞海燕得知真相后,表示“我都觉得丢人”。


在正风反腐的高压之下,很多问题官员纷纷未雨绸缪,对抗组织审查。从已经公布的案例看,他们对抗组织审查的“方式方法”主要有编造谎言、订立攻守同盟和串供、转移藏匿赃款赃物、销毁伪造证据材料等。


这些“方式方法”往往以“组合拳”的形式出现。例如,福建省原副省长徐钢,干扰、妨碍组织审查,与其妻及部分行贿人串供,转移、藏匿赃款赃物。


“腐败分子的反调查意识和能力越来越强,对抗组织调查越来越频繁。”


江西省纪委一位干部介绍,有的在省纪委对其有关问题进行初核时数次找人串供,甚至专门模拟纪委问话;


有的在案发前与从事公检法工作的亲属共同研究纪委的办案方法;


还有的在听到省纪委要调查他的风声后,四处打探消息、托人说情,当办案人员将其带离办公室时,从办公桌上还发现了写有他自认为会影响办案的人员姓名和电话的字条。


可见,虞海燕找退休警察“培训”,并不特别突兀。如果深挖一下,这个退休警察的“学生”恐怕绝不止虞海燕夫妇二人,否则他也不会名声在外,虞海燕也不会找上他的门。那这个“培训老师”还培训过哪些贪官“学员”,手里还有哪些贪官线索,岂不都值得追究?


看点

3

倒在家门口的贪官


《巡视利剑》提供的最新案例,比小说更有可看性:


“五假副部”卢恩光,共有七名子女,而他只填报了两名,可能是担心违反计生政策,影响升迁。其他五名子女,他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平时在家里,卢恩光都不允许孩子叫爹叫爸爸,要叫姨父,怕他们出去喊走了嘴。


值得关注的一个动向是,因变质家庭亲属关系而倒台的大老虎不在少数,王三运、虞海燕、苏树林、王保安、陈树隆、黄兴国、杨振超等概莫能外。


《巡视利剑》披露,王保安、苏树林、陈树隆等人的贪腐均有弟弟的参与,尤其是王保安,二弟、三弟均为国家干部,老四做老板,王保安替他的二弟和三弟提拔使用打招呼,然后再用他手中的权力为四弟谋取巨额利益。


苏树林的贪腐也与其弟密不可分,因为自己直接帮企业办事有风险,他便让其弟帮民营企业办事,代收好处,苏树林则为他站台,打招呼。


被吹捧为安徽股神的陈树隆主要是通过股票证券市场牟利,不仅把弟弟牵扯其中,还让侄女帮他操盘。


王三运担心问题被发现,让亲戚从贵州等地赶来帮忙四处藏匿、转移财物,订立假合同进行伪装。


杨振超为一个老板办事后,向对方索要一套1800万的上海房产,巡视之时,他当即叫家属找老板补签了虚假的租房合同……


诸多案例里,仅发现一个苏树林提及母亲的教诲:1994年,刚当厂长,母亲说,你当官了,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挣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里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反腐败已经查出很多人,母亲又跟他说起那段话,提醒他注意。正好20年,而他已经无言以对。


看点

4

2017年8个月,超2016全年


随着驻财政部纪检组长莫建成、国务院侨办原副主任李刚两人的落马。2017年打虎又创造了新纪录:2017年仅用8个月,打虎数就超过了2016年全年。


梳理中纪委网站纪律审查栏目发现,2016年全年27名中管干部被查,而2017年至今就已有29人。此外,今年已经有38名大老虎获刑,已超过被视为大老虎审判年2016年的35人。


2017年新落马的中管干部中,执纪审查15人,党纪处分12人。此外,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原副主任李刚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责令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吉林曾披露该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周化辰的违纪消息。


上述12名受到党纪处分的大老虎中,有10人受到降级处分。其中,许前飞、张喜武、陈传书、王宏江,被降为正厅局级非领导职务;李立国、杨焕宁,被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曲淑辉、刘新齐、尹海林,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夏兴华则是直接按主任科员确定退休待遇。


此外,交通银行的杨东平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窦玉沛则是提前退休。


另外值得注意到的是,随着莫建成落马,十八届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落马成员已各17人,并且今年落马人数均超去年:今年落马的中央委员已达6人,2016年全年仅有4人;今年落马的中候补有3人,2016年有2人。


据统计,今年前8个月,已经有38名大老虎获刑。而2016年被视为“老虎”审判年,被告人为原省部级以上干部达35人,今年获刑的大老虎数量已超去年整年数量。


据报道,奚晓明是今年首个获刑的省部级以上落马官员。今年2月16日,此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5月31日,常小兵、卢子跃、王保安、陈雪枫、邓崎琳、李成云、王阳、刘志庚分别涉及职务犯罪案件,同天内一审宣判。一天同时宣判8名原省部级官员,这在“审虎”史上尚属首次。


另外,今年8月4日,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受贿、贪污、玩忽职守案落判,其被判处无期徒刑。梳理发现,王珉案从一审开庭到宣判仅用时14天,在截至当时已获刑88只大老虎之中,用时最短。


来源:中央纪检监察部网站、上观新闻、观海解局

编辑:纪海涛 / 审稿:王运宝



大家都在读:

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参选名单公示,安徽这7城你支持谁?

爱暗访的纪委书记

王岐山的这9个月

安徽省再出大手笔: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世界一流创新平台!

粗大事了! 安徽这6大家族为何被中纪委点名?



首页 - 决策杂志 的更多文章: